English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国外资讯

种植芦笋的农民的死亡是如何促进机器人的创新?

2018-04-26 PrexNext

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工作是机器人做不了的,甚至是最精细的工作,比如采摘芦笋或者种植植物幼苗,机器人都能做到。但是,农民认为只有在人类不愿意做或者做不了的时候,机器人才需要做这些工作。

马克·维米尔遇到麻烦了。他正努力让他的工人来采摘荷兰的白芦笋作物。

他雇佣的工人经常快速地离职,所以他一直在培训新人。

当白芦笋还在地里的时候,就需要在某个特定的时刻采摘,否则,它就会变绿,因此,白芦笋很难被采摘,也易被损坏。

2000年,马克·维米尔受够这种情况了,于是,他找到他的发明家兄弟——艾德·维米尔帮忙制作一个机器人来替代人类工人。

 

 

Picking white asparagus by hand is a tricky business. Can robots do it better?

(手工采摘白芦笋是个棘手的事情。机器人能够做得比人类更好吗?)

 

数十年来,艾德一直在半导体领域研究设计复杂的机器,他们有过一些点子来尝试做出机器人,但都失败了。

十四年过去了,面对着不断增长的劳工问题,马克认为艾德现在应该能制造出一个机器就像人类一样,可以深入地里挖出芦笋。

这一次,艾德找到了一个先进的方法——使用新的科技。他说:“选择性收割是真的很复杂,你需要用到高科技传感器,电子学以及机器人学。但是科技正在进步,所以研发这些复杂的机器变得越来越可行。”

艾德和他的夫人——特蕾西··范肯(一位财政资金保险的专家)一起创立了机器人创业公司:Cerescon

 

 

Husband and wife Therese van Vinken and Ad Vermeer think their asparagus robot is unique.

(艾德·维米尔和他的夫人特蕾西·范·范肯认为他们的芦笋采摘机器人是独一无二的。)

 

·范肯女士说:“马克了解种植芦笋的农民,并在销售方面有经验,所以商务部分由马克处理,而艾德负责研发部分,我则管理资金。

但是在20141211日,即庆祝公司合法注册之后的第二天,悲剧发生了。

马克,一位51岁的三个孩子的父亲,由于脑膜炎突然病倒了,好几日处于人工昏迷状态。

·范肯女士说:“马克的妻子安妮塔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当马克醒来的时候,他不停地说着机器。

遗憾的是,马克没能看到机器人在他的田地里工作就离世了。他在离开重症监护后,突发脑溢血,仅在10分钟内去世了。

 

 

Marc Vermeer sadly died before he could see his asparagus-picking robot in action.

(令人伤心的是:马克·维米尔在能看到他的芦笋采摘机器人工作前就已离世了。

 

震惊之下,且毫无农业方面的经验,特蕾西和艾德想到了放弃。

·范肯女士说:“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好吧,放弃吧,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想到补贴里成千上万的欧元已经花费在这上面,他们知道他们只能继续前进。

如今,他们已经把第一个商用机器卖给了一个法国农民,一个“三行版的机器人”可以替代7080名采摘工人。

艾德·维米尔说:“这是选择性收割机器第一次进入市场。我相信这是新型机器的第一个,未来也会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选择性收割机器。

 

 

Cerescon's asparagus-picking robot can replace up to 70 human workers.

Cerescon芦笋采摘机器人能够替代高达70位人类工人。

 

The robot probes the soil and picks the asparagus in the blink of an eye.

(在一眨眼的功夫,机器人就探测了土壤,采摘了芦笋。)

 

为了“看到”芦笋,机器人向地里注射了一个电子信号。传感器挖掘土壤,并在离芦笋近的地方采集信号。

艾德·维米尔说:“实际上,机器人是在电导信号,因为土壤里有很多水。基本上,芦笋里的水分和土壤里的水分的不同对我们探测芦笋具有很大的作用。”

Cerescon公司生产的机器人已经是全球中替代精细农活劳动的许多机器人之一。

 

 

Researchers at Wageningen University are developing a robot that can test the ripeness of fruit.

瓦赫宁根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研发一种能够测试水果成熟度的机器人。

 

“数年来,我们见证了许多任务由于机器人而变得可行,”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瑞克·范·德·泽德说道,“如果你注意到农产品的发展道路,你就会发现劳动力稀缺,有动力、有技能的人才也稀缺,而问题则在于许多工作都是‘重复性的且乏味无聊的’,但是在遇到脆弱的幼苗和花时,我们仍然需要灵活地处理。”瑞克·范·德·泽德所在的团队正在研究果蔬供应链所有工作的自主方案。

但是即使现在,机器人还在学习如何温柔灵活地活动。

 

 

Jen Copestake is flanked by seedling-planting robots.

·柯普斯戴克的两侧是幼苗种植机器人。)

 

The Florensis seedling planter robot is much faster than a human.

Florensis幼苗种植机器人比一个人类工人的工作速度更快。

 

一个位于Florensis——荷兰最大的花朵供应商的工作场地,正在由于工作的机器人的声音呼呼作响。

把插条粘附在细小的土罐里的工作需要非常温柔,传统上也是人类的工作。

确实,一列的桌子是由人类制成的,但是在仓库的另一边有六个自动的机器。

 

 

Flower producer Marck Strik thinks robots will eventually replace humans completely.

(花朵开发商——马克·斯特里克认为机器人终会完全替代人类。)

 

这些机器能够一小时2600个插条,而一个技术娴熟的工人一小时则种植14002000个插条。并且,机器是不会感到厌倦的,也很少发生故障,每次都是在同一深度种植插条。

马克·斯特里克Florensis的产品开发主管说:“因为面对着劳动力稀缺的事实,所以我们不得不寻找替代品来实行研发。”

通过图片识别的照相机,机器人可以知道插条的哪一端是叶子,哪一端是干茎,甚至能够摇动传感带来看得更加清楚。

斯特里克先生说:“每个人都在行业里寻找突破,我们相信这是众多突破之一,而且这次突破真正具有指数可能性。这场游戏的最后,你可以一24小时都在工作,节约,比如说,劳工成本的60%。我相信,并且,我确信,这只是个开始,机器人终将替代人类。



来源:中国机器人网 梓倩

Back
CopyRight 2016 浙江省机器人产业发展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17001676号-1 策划设计:米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