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国内资讯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2018-09-04 PrexNext

机器人对老人的陪护,应该像对所有人一样,尊重人的隐私、自主性和独立性。即便在服务主体出现能力衰退的情况下,也应该在尊重人的自主性和提供合理的建议之间找到平衡。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文 | 段伟文
 
  若干年后,在北京、上海、东京或纽约的街头,头发灰白的你问身旁的陪护机器人:“下一个走过来的人会是年轻人吗?我跟他掰手腕还是下围棋更有容易胜出?”“哥们,休假的年轻人都去南极和阿尔卑斯山探险去了,还是去参加《延禧攻略》剧组的金色年代纪念会吧。”
 
  我们生活在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对生活的态度也越来越积极。但人们却不无忧虑地看到了另一面,到2050年,全世界老年人口将增加一倍以上,整个社会对老年人护理的需求随之翻番。
 
  很多老龄独居人士难以独立生活,现有养老机构中的看护人员工资低、劳动强度过大而导致服务质量与态度堪忧,因此,伴随着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热,用老年陪伴与陪护机器人等人工智能养老,成为刚闭幕的世界机器人大会期间的舆论热点。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 8月17日,观众在加拿大国家展览会科技区与一个机器人进行对话。 图/新华社
 
  先进技术渐次“融化”机器冰冷
 
  目前用于辅助、护理与陪伴老人的机器人大致分为三类:机器人辅助设施,如机器人手臂、行走机器人、起居机器人等帮助老人或患者坐卧、行动、饮食、交谈等的机械与智能设施;日常任务机器人,如清扫机器人、搬运机器人、半自动服务机器人等可以承担或减轻家务负担等日常事务的机器人;社交机器人,如Paro、Zora、Pepper等具有安慰、陪伴、沟通等心理陪护功能的宠物机器人、聊天机器人、娱乐机器人等。
 
  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是以色列近年开发的“活跃的老龄化伴侣”,它可以像Siri等语音对话软件那样,通过在线游戏后视频聊天帮助老年人驾驭数字时代新技术应用;除了健康与环境监测外,还能够提示老年人避开可能的障碍物,控制看电视时间,提醒服药与约会时间。
 
  由陪护机器人要实现的功能不难看到,老年陪护机器人是科学、技术与工程的复合体,涉及机械、材料、电子、信息、人工智能、生理、心理、认知、社会、伦理、法律、政策等方方面面的创新与综合。
 
  仅就陪护机器人产品而言,为了安全、可靠、高效地服务于体能和心智较弱的老人,不仅需要高精度减速器、伺服电机、高性能传感器等高精尖部件,还需可处理自然语言和能实现视觉、触觉、听觉跨模态处理的智能芯片;同时,要开发高效可靠的远程通信与控制界面、语音识别界面、人脸识别追踪系统与运动导航系统等专用软件系统。
 
  以宠物机器人Paro为例,在它毛茸茸的外观和深邃的大眼睛后面,植入了触觉,光线,听觉、温度和姿势等高精度的传感器,这使其可以感知环境的微妙变化,能与孤独的老人以多种声音与姿势互动,不仅能缓解痴呆症患者等孤独老人的压力与焦虑,还可以通过传感器反馈其纾解效果,以便产品的迭代提升。
 
  近年来,尽管云计算、大数据与深度学习的发展为陪护机器人的功能实现带来了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但鉴于技术本身的局限性,即使是日、美等陪护机器人领先的国家,尚在审慎探索与累积创新之中。
 
  实际上,各种通过机器学习识别和学习主人的偏好、行为和个性的技术方案,目前都只能实现有限目标。在推向市场的过程中,各种远程通信机器人、护理机器人、机器人宠物等都经过了大量反复的试用、反馈与迭代。
 
  负责任地讲,我国前两年颇为热络的服务机器人之所以近期遇冷,盖因不论在创新性还是可靠性上皆有极大的改进空间。若不能正视陪护机器人在技术上的高精尖和产品体验上的精细柔,加之缺乏指导全行业关键突破与整体创新的协同发展架构,这一现状恐难有根本改观。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养老机器人 不是要变成机器囚笼
  ▲ 正在演示的脑波控制机器人。 图/新华社
 
  要让老龄陪护机器人成人性关怀倍增器
 
  值得指出的是,不论是老龄陪护机器人的开发,还是机器人养老的推进,要建立在合理的观念前提之上。一方面,从一开始就要防止将机器人养老仅仅定位为一种时髦的智能养老产业,一旦只盯利益,就容易沦为优势群体的福利和弱势群体的负担。
 
  另一方面,机器人陪护必须与人类陪护相辅相成,不能用机器人养老替代亲情、专业服务和社会关怀。在决策环节中,要透过远程通信机器人和虚拟现实等技术,以便与陪护主体相关的人士可以介入和调控。
 
  要使机器人陪护成为人性关怀的超链接和倍增器,而不是悲催的机器囚笼和冰冷的控制器。每个人都会老,老人就是每个人,个人和社会不能以机器人养老规避对老人的必要关怀,更不能使之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
 
  更重要的是,应进一步对“老龄社会的来临”所暗含的惧怕心态做出深刻的反思。必须认识到,全社会不应该将老人不加区分地当作有生理、心理、智能缺陷的低能者,而应该看到,老人是资深人士而非家庭与社会的包袱,老年是人生走向成熟完美的高级阶段,而不是“下流”时光。
 
  如今的老人像所有的现代人一样,完全可以在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生命科技的辅助下,努力保持甚至增强其体能、智力、学习力和适应性,使其在自信心、创造力和自我满足感上更上层楼。
 
  换言之,机器人对老人的陪护,应该像对所有人一样,充分尊重其隐私、自主性和独立性。即便在服务主体出现能力衰退的情况下,也应该在尊重人的自主性和提供合理的建议之间找到平衡,让每个人在生命的任何阶段都保有其惟一无二的独立和尊严。


来源:新京报

Back
CopyRight 2016 浙江省机器人产业发展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17001676号-1 策划设计:米路科技